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搬家答疑

中国举重“0分怪诞”:利益博弈下的恶果

发布时间:2022-05-28 05:04:56 来源:欧宝体育最新官方入口 作者:欧宝体育手机版

  伦敦奥运会比赛日第二天,中国举重队遭遇“悲情”。周俊在女子53公斤级的竞技场上,竟然一次都没有成功,交出了“白卷”。而随后出场的吴景彪,在被公认“必保金牌”的男子56公斤级比赛中,最后一举功败垂成,将金牌拱手送给了朝鲜小将。

  赛后,中国举重队遭到国内媒体“炮轰”,甚至连《人民日报》、新华社这样的重量级媒体也频频撰稿。一支冠军之师在丢掉两块金牌后成了众矢之的,是国人要求太苛刻,还是背后存在一些鲜为人知的内幕?

  北京时间7月29日,被国内外媒体称为“梦之队”的中国女子举重队在伦敦遭遇了“滑铁卢”。在女子53公斤级的赛场上,小将周俊连续3次败倒在抓举95公斤的开把重量上,以0分成绩尴尬收场,交出了这支王者之师在奥运会历史上的第一张“白卷”。

  “史无前例”的一败涂地让举国上下瞠目结舌,舆论顷刻间“炸开了锅”。因为,自2000年悉尼奥运会第一次将女子举重列入比赛项目至今,中国女子举重队在所参加的3届奥运会12个重量级别中,除2004年雅典奥运会上李卓“意外失手”获银牌外,其余女将都是捧金而归,这也缔造了中国女举11金1银的辉煌战绩。在前辈光环的衬托下,周俊的这个“0蛋”实在让人难以吞咽,质疑的声音更是此起彼伏,坊间不明白这位羽翼未满的年轻小将,为何会出现在奥运会赛场上。

  翻阅周俊的履历,透出些许的“稚嫩”。周俊,湖北人,今年17岁,2004年6月入选湖北秭归县体校,2005年由县体校选送到宜昌市体校,2009年入选湖北省举重队,现受训于国家举重集训队。2010年4月8日,周俊代表国家队参加亚洲青年举重锦标赛,夺得女子组53公斤级抓举、挺举和总成绩3块金牌。然而,履历上显示这位小将的“亮点”只此一战。在2012年4月的亚洲女子举重锦标赛上,周俊仅获得抓举、挺举和总成绩的第三名。

  与前辈大多在国际性大赛中声名大振后才登上奥运会舞台不同,年轻的周俊在开始伦敦之旅前,有些名不见经传。其实,早在今年7月10日中国代表团公布奥运名单时,周俊的入围就曾被媒体称为“冷门”,当时连新华社专门负责采访女子举重的记者都表示惊讶,“根本没听说过这个女孩子”。伦敦奥运会官方信息系统则这样描述周俊:“周俊入选2012年伦敦奥运会中国女子举重阵容,令人吃惊,她缺少国际比赛经验,此前只参加过两次国际性比赛。”

  但是,这样一个出乎很多人预料的“青涩”小将,却最终站在了奥运会的考场上。由于报名成绩只有150公斤、是所有参赛队员中最低的、比夺冠大热门哈萨克斯坦选手祖尔菲亚227公斤的报名成绩整整少了77公斤,周俊被降到B组参赛。要知道,这是中国女子举重队奥运史上第一次参加B组决赛。

  周俊是否只具备150公斤的水平?非也!据资料显示,在2012年亚洲女子举重锦标赛中,周俊的抓举成绩是95公斤,挺举成绩是125公斤;在平时训练时,她的最好成绩是抓举102公斤、挺举130公斤。从这些数据来看,周俊并不是“菜鸟”一个,她有实力和夺冠大热门比划一下拳脚。但不知为何周俊的报名成绩被“降档”?对此,中国女举教练许敬法表示,“周俊的报名成绩是刻意填得低一些,因为周俊是年轻队员,缺乏大赛经验,国家队怕她过度紧张发挥失常,所以决定让她参加争夺不激烈的B组较量。”

  只可惜,教练组的战术安排并没能缔造奇迹。虽然95公斤的开把重量对于周俊而言,并非难以逾越的天文数字,但这名小将始终没能甩掉紧张情绪,握杠、提拎、下蹲、上举……周俊的每个动作都流露出异常的吃力,最终被杠铃压垮。比赛结束后,周俊表情木讷地站在场边,很久才从场地中走出来。“周俊怎么了?”、“是不是太过紧张?”……记者一连串的求解,让这位17岁的小姑娘有些不知所措,“放不开,基础动作没放开”,“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”,在匆匆留下寥寥几句解释后,周俊低着头离开了这个伤心地。

  对于周俊的0分,正在伦敦督战的湖北省体育局重竞技中心主任贾韬将原因归结于“缺乏经验、想法太多”,他认为周俊并未发挥出自己的真实水平,“太想拿金牌了,结果在压力之下发挥失常”。看来,不管是国家队教练还是地方体育局官员,都对周俊出征伦敦奥运会信心不足。既然如此,中国女举为何冒险派她出战?莫非周俊在这个级别里是“挑梁人物”?

  针对周俊在伦敦奥运会上演的这场“0分怪诞”,《人民日报》发文指出,这背后暴露的是中国举重在选拔机制、省市平衡、补偿照顾等多方面深层次的问题。

  顺着这条思路不难发现一个不争的事实,在中国女子举重这条奥运冠军“生产线”上,湖南和湖北的产量举足轻重、贡献有目共睹。然而,“产量过盛”未必就是好事,当“派谁去都能夺冠”成为潜在思维时,如何平衡“金牌大户”之间的利益纠结,也许就成了更高级别官员颇为头疼的事情。

  据媒体披露,这次交“白卷”的周俊之所以能够进入奥运名单,是因为48公斤级奥运选拔赛第一名、湖北选手田源被湖南选手王明娟所替代。凤凰卫视在评价王明娟顶掉田源时直言:“这是个国际玩笑。”因为在今年4月2日的全国女子举重锦标赛上,曾被国际举重联合会称为“天才”的田源,以十多公斤的优势战胜了王明娟。国家体育总局举重摔跤柔道运动管理中心主任马文广当时还笑言:“田源成绩这么好,别人想拉她也拉不下来啊。”但仅仅三个月后,田源落选奥运阵容,而王明娟则站上了伦敦奥运会的冠军领奖台。

  田源落选和周俊上位又有什么关系呢?原来,因为替换掉了湖北48公斤级的田源,出于“平衡”考虑,国家体育总局举摔柔中心对湖北进行了“补偿”,这就是伦敦奥运会53公斤级的唯一参赛名额。

  这更像是“山头主义”、“人情主义”,挑选范围“精确制导”在湖北省内,将湖南同级别的高手李萍挡在了名单外。据公开资料显示,李萍是53公斤级不折不扣的名将——2005年十运会冠军;2005年世界锦标赛冠军;2006年多哈亚运会冠军;2010年广州亚运会冠军;总成绩世界纪录的保持者。但这一连串的冠军头衔,却没能给李萍换来一个奥运会的参赛名额。难怪央视名嘴白岩松质问:难道奥运资格可以像礼物一样转赠?目的只是为了让别人没有机会?

  疑问还没有停止,周俊究竟是不是湖北省内的第一高手?答案还是否定。在今年4月的全国举重锦标赛上,举起230公斤的纪静才是湖北53公斤级的一号选手,她的这个成绩要比哈萨克斯坦选手祖尔菲亚的奥运会报名成绩高出3公斤。但遗憾的是,纪静因兴奋剂问题无法参加伦敦奥运会。一号选手不能参赛,湖北又不愿意让出这个宝贵的名额,于是,原本58公斤级的周俊进入了视野,她被要求降体重参加53公斤级的比赛。这颇有点“赶鸭子上架”的味道。“这更像是一场早已注定的失败,”《新京报》如此评价周俊的这次出战,“如果严格按照运动员选拔程序,实力并非国内顶尖水平的周俊,原本不会出现在伦敦奥运赛场,难怪有人认为周俊是各方利益博弈的‘牺牲品’。”而《人民日报》则认为:几乎每隔四年,类似“冤案”就会集体上演,这已成中国体坛常见的戏码。

  毫无疑问,周俊是无辜的,和那些临时被顶替的名将一样,周俊也是利益权衡下任人摆布的“棋子”。年仅17岁的她,本是为2016年巴西奥运会储备的新一代人才,未曾想却在领导的一声令下,提前四年冲上了伦敦奥运会的竞技场。《羊城晚报》对此很惋惜:周俊看似成了“幸运儿”,实际上她很可能这辈子再也没机会参加奥运了。如此选人,其实是在毁人。《青岛早报》也深表同感:透过这件事情,人们看到的是在地方利益之下,对运动员命运的一种撕裂。

  其实,早在周俊爆冷入选奥运阵容时,国家体育总局举摔柔管理中心主任马文广就对新华社记者坦言,“周俊的入选的确违背了选拔办法,选择周俊并非国家队的初衷,而是湖北体育局的意见。”但他同时强调,“53公斤级选拔赛冠军是湖北的纪静,这个名额就属于湖北。湖北体育局认为周俊练得比纪静好,她也是湖北的运动员,我们只能尊重湖北体育局的意见。周俊夺金没有把握,湖北体育局希望周俊凭年龄的优势拼一下。”

  马主任的表态让人感觉云里雾里,既然周俊入选违背选拔办法,为何国家体育总局举摔柔管理中心“睁一眼闭一眼”,难不成国家队选人还要让地方体育局拍板?不出意料,此话当时也遭到湖北方面的驳斥,湖北省体育局局长胡德春称这是总局的安排。在周俊铩羽伦敦后,湖北再次否认了“举荐论”:确定奥运会参赛名单这样的大事,不是一个地方体育局所能左右的……时至今日,双方的“口水仗”仍在继续,究竟谁应该对这场匪夷所思的“0分悲剧”负责,暂且没有定论。

  但毋庸置疑的是,各方角力,让原本简单的“靠成绩说话”变成了高深莫测的利益缠斗。《新京报》的社论指出,“原本应该公平、公正、公开的奥运选拔机制,在错综复杂的利益博弈以及人情面前,就像橡皮泥一样被揉来捏去,陷入‘平衡’的轮回。”至于谁的责任更大,也许只是“五十步笑百步”而已,谁也没法把自己撇干净。

  中国女举“历史最差纪录”让无数国人心痛,如果只是一次普通的冲金失利,公众本不必过于介怀。但可怕的是,这次“事故”被人为地贴上了“功利”的标签。

  《济南时报》将周俊0分的悲剧,形容为“地方利益绑架国家利益”。文章认为,女子举重一直是中国选手有能力垄断的项目,全国纪录长期高于世界纪录。历届奥运会女举争夺的焦点并不在奥运赛场上,而是在参赛名单的确定上。对地方体育局来说,多入选一人几乎就等于多拿到一金,多一金就意味着更过硬的政绩、更平坦的仕途和更丰厚的物质回报。而所有地方体育局利益的总和,就是总局的利益。

  媒体的“找毛病”虽然尖刻刺耳,却并非无稽之谈。其实,早在7月23日,中国举重队举行出征伦敦奥运壮行会上,受邀出席的湖北省体育局局长胡德春就对记者表达了这方面的不满。他认为换掉田源对湖北“损失很大”,因为田源是绝对的实力,有可能获得中国女举的首金。为什么说损失很大呢?因为对地方来说,奥运会成绩和全运会是连在一起的,奥运会少一块金牌,就是“一带二”(一块奥运金牌算两块全运会金牌),况且田源还能破世界纪录,这又是一块金牌,所以“对于我们湖北来说相当于全运会少了三块金牌,对我们影响很大,这是连带性问题”。

  听完胡局长一番“吐槽”,也就不难理解湖北体育局为何不愿意拱手让出53公斤级的名额了。即使当地对周俊的夺冠前景并不乐观,仍不会轻易舍弃“赌一把”的机会,即使赌不赢,也总比被其他省市拿走金牌强。只是在这场“绑架”中,湖北和湖南之间的利益博弈始终被置于首位,而中国体育代表团能否夺得这枚奥运金牌反倒成了次要考虑。

  对此,《中国青年报》直言不讳:这是当下中国体育界无法根除的“政绩只与金牌挂钩”的陈腐观念的真实反映。而《齐鲁晚报》则感叹:很多年来,中国体育圈内充斥着“处处可以感觉,很难真正描述,永远无法揭露”的“潜规则”,地方保护主义便是其中的一个典型代表——宁愿亏了集体,也不能便宜了别人。而新华社记者的观点更加犀利:这是金牌至上的“毒瘤”。

  可悲的是,被这个“毒瘤”侵袭的还不止中国女举一支队伍,在同一天发生在伦敦奥运会男子举重比赛场上的一幕,也很值得品味。吴景彪在“必保金牌”的56公斤级中痛失金牌。走下举重台的他情绪激动,像个犯了错的孩子,对着摄像机连鞠三躬,饱含泪水地哭诉:“我有愧于祖国,我有愧于中国举重队,有愧于所有关心我的人,对不起大家!”

  这样的道歉,令人匪夷所思,体育竞技本来就存在诸多不确定性,一枚奥运银牌已经很了不起,何来诸多“有愧”?《人民日报》对这辛酸的一幕点评道:这显然是功利体育在作怪。在北京奥运会夺得8块金牌的中国举重队,赛前就制定了伦敦奥运会完成金牌“保三争四”的任务。被一致看好的吴景彪承担了“必保”任务。在这样的压力下,吴景彪保金未果,银牌就意味着失败,自然觉得无颜以对。

  吴景彪的道歉情真意切,相信看到这一幕的所有人都会感到揪心。痛彻心扉的背后,固然包涵运动员没能圆梦奥运的扼腕之情,但不能避讳的是,在这个“唯金牌论”思维根深蒂固的国度,如果摘金成功,不仅是吴景彪本人,就连教练、体育局官员都会受益匪浅。但如今,一块银牌让一切美好“化为乌有”,难怪这个几百斤杠铃都举得起的中国小伙会哭得稀里哗啦。

  周俊的“崩盘”与吴景彪的痛哭,让人们在这个奥运档期里看到了怪诞的剧情,幕后也许正是中国体育依然没有走出功利体育、金牌至上桎梏的生动写真。